三月成都 你凭什么定义生活美学?

手机浏览
2018年03月13日 08:59      来源:看度客户端
摘要:什么是成都?是春天在每个夜晚数她的花朵,是站着不说话就能感受的美好。

点击播放

 

 

 

像三月的风扑击明亮的草垛,

春天在每个夜晚数她的花朵。

——顾城

 

成都都江堰,雪山下的油菜花隐约可见

 

都道人间芳菲四月天,

但成都最美的春天总在三月便匆匆赶来。

一夜之间,春色就已铺满蓉城,

美得让人猝不及防。

 

成都路边一角繁茂的小花

 

草树云山如锦绣,

秦川得及此间无。

——李白(唐)

 

 

龙泉的桃花沟,新津的梨花沟,蒲江的樱花沟,崇州的李花沟,青白江的杏花沟……在成都,似乎只要有花的地方就总有条沟,否则便不足以安放成都人躁动的灵魂。在湿冷中蛰伏了一个冬天,成都人深入骨髓的生活热情必须来一次畅快的宣泄。于是就在桃花、梨花、樱花、李花、杏花占据山野的同时,盖碗花茶、麻将桌子和丝巾孃孃也迅速成为卡尽花下C位的“三大主角”,巴适!

 

红梅树下,成都人的休闲生活 by朱建国

菜花田里,挥舞丝巾拍照的市民  by华西拍客

 

郫筒有酒君莫惜,

明日残红如雨飞。

——丁复(元)

 

三月伊始,成都随处抬头可见的美好  by伍晓川

 

天气稍一暖和,成都平原上就立刻躺满成片成片的油菜花,鲜黄色的花田是这段时间大地景观的绝对“卡司”,整个平原都是它们炫耀的舞台。最茁壮的油菜花能长到一人多高,小娃们争相扑进花丛,又被花丛稳稳接住,周而复始,乐此不疲。大人们也没闲着——油菜花田里吃火锅,这样的“安逸”,又让成都人多了率真洒脱的魏晋风度。

 

“中国最美乡村公路”——崇州重庆路 by徐浩伦

 

最令人挂念的还有田埂上的艾蒿,那是多少成都人的童年记忆。三月,艾蒿才只是钻出了头,待到清明时,毛绒绒的艾蒿就已遍布田间地头。最高兴的是小孩子,挎个竹篮就开始撒欢,在你追我赶中摘下还沾满清澈露珠的艾蒿嫩芽。回家后加米粉做成滋糯绵软的艾蒿馍馍,打开蒸笼的那一瞬间,田野的清香扑面而来,那便是春天的味道。

 

承载着回忆的艾蒿

 

濯锦江边两岸花,

春风吹浪正淘沙。

——刘禹锡(唐)

 

 

走到玉林路的尽头,坐在小酒馆的门口,让你怀念的不止有带不走的初恋,还有沿街法国梧桐上冒出的嫩绿新芽,或是谁家后院出墙的花枝,刚巧打在头顶,不偏不倚。就连“玉林”这个名字也意指仙境中的森林,诗意盎然。

 

新华大道双林路绿化带里的海棠

 

三月的成都,锦江边的红梅、玉兰、蔷薇依次报春,这厢唱罢那厢登场,竟没有一丝的空隙。高点已然被这些骄傲的“白富美”占领,毛莨、紫堇、鸢尾、车轴草等等各类小花就静静地铺陈在沿岸的绿道旁,还有一种被称为“酸酸草”的酢浆草,细细的茎叶吃起来有点酸,但回忆却是甜的

 

“酸酸草”,吃起来有点酸,回忆却是甜的

 

成都海棠十万株,

繁华盛丽天下无。

——陆游(南宋)

 

人民公园娇艳的海棠

 

这时候,二环高架路下的爬山虎又开始努力地用指尖触碰阳光;烟袋巷路口的那几棵被世界级时尚品牌包围的樱花树,正静候着春风来邀她共舞;窄巷老院的白墙边,一枝贴梗海棠随意扭扭身子,便能构成一幅工笔画……在成都,就连走错路,也会不期而遇一树桃花,摇曳生姿,莞尔一笑。

 

二环高架下的爬山虎

 

不会人家多少锦,

春来尽挂树梢头。

——高骈(唐)

 

小鸟在新发的嫩芽上休憩  by伍晓川

 

随便走进一处院落、一方阳台,都会闯入无限春光。优厚的自然条件让成都人连种花都喜欢“撇脱”,任由屋顶上的迎春花开得似瀑布般“浪费”也不修剪,要的就是这份任性、洒脱。

 

许燎源现代艺术设计博物馆外的迎春花

成都市民的阳台一角 by网友“土豆”

 

在成都这样的公园城市,一草一木都会讲故事,它们会讲杜甫的茅屋,会聊薛涛的花笺,还会摆李白的散花楼。正如茅盾文学奖得主、著名作家阿来眼中的成都——我们生活的城市里,大自然的植物在人类旁边生生不息,这时候,我们看到过的海棠花,是唐代人就看到的,“植物从古至今走到现在,带来了成都最优美的部分”。

 

桃花掩映下的望江楼

 

成都最美的三月匆匆赶来,

却只怕我的笔触太拙,写不尽成都之美。

 

只有你来,方能感受;

只要你来,未想离开。

 

铁像寺水街一角

 

草在结它的种子,

风在摇它的叶子,

我们站着,不说话,

就十分美好。

——顾城

 

作者 | 赖晓莉

编辑 | 谢敏珊

 

声明:本文分享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仅用于交流学习,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,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,立刻删除。

来源:看度客户端
相关热词搜索:油菜花    迎春花    春游    
0 条评论 手机发评论

评论

    博评网